网讯家居 - 专业的家居网站,专注时尚家居,品牌家居

优秀!建筑前辈竟然没有建筑师梦想?因为他希望……

2021-04-12 09:47:22来源:公众号ActiveHouse

专访 | 范铁:建筑改变教育

Active House Dialogue

  范铁先生从事城市设计、建筑设计与景观设计行业20余年,参与并主持的项目曾获包括英国斯特林金奖和欧洲现代建筑密斯凡德罗奖等国际最高荣誉。范铁先生曾参与北京国际机场T3航站楼,香港西九龙文化区等地标项目,他带领的ATDESIGN OFFICE团队于2014年为国企中国港湾赢得了中国在“一带一路” 上最大在建的商业发展项目——斯里兰卡科伦坡海港城的竞标。2016,范铁先生在广州珠江新城中轴线上设计的258米超高层——凯华国际中心,连续3年获得中国商务办公楼品质典范荣誉。范铁先生尤其关注当代教育空间的设计与转型,2020年,范铁先生的新作探月学院在北京朝阳区落成。

  范铁先生对于教育建筑的设计理念与Active House主动式建筑理念相契合,由此我们对范铁先生进行了专访(以下简称为F)。

范铁 | AT DESIGN OFFICE

安托士建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设计董事

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注册建筑师RIBA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研究生校外导师

广东省环境艺术设计行业协会可持续发展设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协会深圳专执委执行会长

2009年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

  01

  建筑的目的是“人”

  “当你以人为核心的时候,技术和艺术自然地融合在一起了。最重要的一个结合点,是人性,也就是人。”

  Q:请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职业生涯。

  F:我1998年毕业后到英国留学,加入了RMJM公司,有幸参与苏格兰议会大楼项目,这个项目获得了英国的斯特林金奖和欧洲现代建筑密斯凡德罗奖。

  凭借这个经历我撰写了一篇论文,成为较早一批获得英国皇家注册建筑师资格的中国设计师。2003年,我去了诺曼·福斯特伦敦办公室。当时做的第一个项目正好是奥运筹备阶段的北京T3航站楼,随后又做了一些国际上的地标项目,包括办公项目和教育项目。

  之后在福斯特的香港办公室工作,负责香港西九龙文化区的一个地标项目。这个项目不仅仅在网上公示,设计师还要参与公众提问。公众团体可以向政府申请,请入围单位的设计师去演讲。我们当时通过这个机会,接触到了社会的层层面面。这个经历对我影响很大,我看到了亚洲社会的各行各业,包括政府、其他社会团体、弱势群体等等,了解了他们的诉求以及他们对建筑的看法。这次经历让我从专业的角度跳脱出来,学会从社会的角度看问题。

  后来, 加入AT DESIGN OFFICE,创办深圳办公室。我们特别注意吸取以前国际公司的优点,也规避一些缺点。现在在中国的业务分布非常广,尤其在教育板块。在过去四年,我们完成了一百一十万平方米面积的国际化学校,都是在国际上排名比较靠前的学校。


苏格兰议会大厦/ Archdaily

  Q:范老师的职业起点从苏格兰议会大厦开始。您在职业生涯开端获得最重要的启发是什么?

  F:当时的我还处于设计师刚离开学校的状态。这个项目非常复杂,有时候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后来是一个供应商打动了我。他说你们这个项目是人类历史上继高迪之后最伟大的一个项目。他说,其他项目大多是简单的重复,以经济和功能为追求,而这个项目却有艺术与技术的双重挑战。他的话让我反思:一个建筑项目,居然能给社会带来这么多的思考和挑战!那么我每天的工作,到底应该做些什么?直到今天,我们十年前研制的一些产品才开始商业化。而当时参与苏格兰议会大楼的供应商,如今也都成为了行业的佼佼者。这是我走完了这二十年才意识到的。


苏格兰议会大厦/ Archdaily

  Q:福斯特是高技派的代表人物,您在伦敦福斯特事务所担任了很长时间的设计负责人。您觉得建筑艺术的进步跟新技术应用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F:福斯特把建筑的艺术和技术结合的很柔和。最重要的一个结合点,就是人性(Humanity),也就是人(Human)。其实还是以人为本,但不仅仅包括人,还包括以人为核心的设计。技术应服务于生活标准的提升,体现为追求更好的解决方案。建筑材料、建造方式的技术,还有更好的功能组合,一切都是以人为核心的。

  另一方面,我们称建筑为艺术,因为它打动了我们的情感,跟我们交流。当以人为核心的时候,技术和艺术就自然地融合在一起了。简单来讲,建筑的目的并不是要把技术或者艺术做好,而是以人为目标,通过技术和艺术把为人服务的事情做好。

  Q: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图书馆是福斯特事务所设计的。给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中庭的旋转大楼梯,很多同学之间的交流都发生在那个大楼梯上。

  F:我当时在罗伯特戈登大学,图书馆也是福斯特设计的,福斯特对我的设计影响很早就被植入了。它有出色的自然采光,功能流线,不同的楼层之间视线的串联,但是又没有噪音。这里可以休闲,可以在阳台栏杆扶手旁边看书,还可以与同学进行沟通交流。

  这种感觉如果放在教科书上写,可能无法体验到,但是作为学生在教学环境里面去体验,感受完全不同。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Q:您刚刚提到了福斯特设计的图书馆天窗采光的设计,Active House主动式建筑研究发现,良好的室内光线会提高学生们15%的学习能力。您认为照明的新技术应该如何服务我们更可持续的建筑设计理念?

  F:自然采光,无论是从节能的角度,还是从人的心理的角度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里会有矛盾点,就是有了天光进来以后,保温就是另外的问题。所以,对天窗的品质,以及平衡点的把握就非常重要。探月这个项目,从设计之初我们就非常希望能用到高品质天窗。天窗也有一些技术性问题,比如自动开合、智能控制、甚至自动感应遮阳,这些都是非常重要,也是有技术挑战的,需要国际化的产品来支持。

  天窗加入到教育项目,或者对任何项目来说,都能够让建筑的进深变大。我们一直都认为建筑的自然采光是更好的,但是现在的规范把天窗排斥在外,很少考虑天窗的存在。规范认为,进深是离窗六米到八米。但是进深过短,抹杀掉了建筑里面行为和功能的复杂性。一个走廊连接不同的房间,是很单调的。所以天窗是很重要的,它是一把解决问题的钥匙。我希望将来的规范能将天窗考虑进去,目前的规范还很不完善。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02

  空间引导教育变革

  “建筑学所要求的技能,对未来社会任何一个人都变得更加重要。去理解城市发展和理解城市本身,是未来公民必备的素质。希望我们的教育环境能够支持教育的目的,起码能够支持教育价值的改革。”

  Q:您刚刚提到天窗带来的不仅是自然采光,也是建筑在平面形式布局上更多的可能性。Active House经过大量研究表明学生有70%的时间是在室内度过的,更多的自然光与空气能提高学生们的专注力。您怎么考虑洒满阳光的中庭,这样的空间在整个方案中的作用?

  F:探月是复合性很强的教学空间,它对空间的不确定性有要求。探月学院认为教学的环境是个部落,是个村落,在这里产生交流和融合。如果空间是分散的,交流就没办法实现。它需要像村落一样的大空间。在图书馆里能够看得到天空,在进深很大的建筑里,仍然能够跟自然进行交互。

  在月这里,天窗的功能是很复杂的。任何一个好的设计,都是一种解决方案,应该能解决一系列问题。比如说,探月的天窗具有室内的照明功能。它的屋顶上是运动场和休闲区,天窗就起到了屋顶和室内功能的衔接作用,也帮助建筑回应了当地的气候和环境,如实反映了室外天气。天窗除了功能性作用和促进交流的作用,还能让我们看到自然的天色天光,与自然有一种情感上的交流。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Q:Active House在教育建筑方面有诸多创新,您认为未来的教育空间应该具有怎么样的特质?建筑设计跟教育心理学的关系应该是什么样?

  F:首先,教育的目的很重要。教育是为了培养出有素养的人。首先是学以致用,我们现在的知识迭代很快,教材的印刷速度跟不上知识的变化。所以项目制的学习,能直接学习解决问题的方式和配备知识的方法。这是教育需要的一个变革。我们希望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创新出优秀的东西,不是考试背书,不是由教育家们设定的一套答案。

  我们对教育感兴趣,所以做了这么多各不相同的学校,一点也不觉得枯燥或重复。对教育的紧迫感、对教育变革的使命感驱使着我们的实践。在设计上,我们希望教育环境能够支持教育目的,至少能够支持改革的教育价值。我们有几个策略。首先是以学生为中心,学习和情感的交流应以学生为中心。第二点就是灵活多变的空间,不能每个房间都定好用途,有一些房间应是灵活可变的,是主动(Active)的,它们要支持项目制学习的变化。第三是打造一个校园的社区,或者叫村落。不仅仅是要打造校园,把人放到里面去学习,而是要有社区的情感交流,需要类似城市设计里面的广场,公共空间、展厅、餐厅、书店等等空间,培育人的各种素养。这些可以跟建筑学中城市设计的内容相互关联。另外还有透明性的理论也支持刚才说的这一点。我们希望以可持续发展为大致原则和目标去培养人,也作为我们设计的出发点。

  教育建筑的环境能够影响人的心理。我们最近在做蛇口国际学校新校区,通过调研发现这个学校之所以做的好,有一点就是老师与学生有很多互动,培养信任感。学校有很多用于讨论的小空间,教室里可以有二十五个学生去讨论、去讲课、老师也可以学知识。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对学校的教育来讲是关键。情感交流和教育的发展模式都和空间有关,场所不同有很大的差别。建筑设计跟教育设计是非常紧密的。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Q:您认为可持续的理念和技术又应该如何介入我们建筑院校的教育?

  F:对建筑院校来讲,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建筑学本身就是解决问题,建筑教育的方向是要培养一个人去解决社会问题。这是我对建筑专业的理解。它强调动手、强调团队,在工作中有各种专业,细分成室内设计、景观设计、机电顾问、结构顾问等专业。有各种报批手续、政府交流、投资管理施工方、监理方的参与,复杂性非常强,对沟通要求非常高,属于复杂性高、要求也高的一个专业。

  建筑师做校园设计是有类比性的。我们可以把建筑学所需要的技能、培养的过程和体验,转换成一所学校的设计要求。建筑学所要求的这些技能,对未来社会任何一个人都变得更加重要,而教育空间的设计是可以从建筑专业学生的培养中去借鉴的。

  可持续理念对建筑教育是有影响的,其中一点就是,我们需要借此反思建筑教育的方向是不是走偏了。当然我相信,大部分的建筑学教育还是对应专业需求的。我希望建筑学的专业教育能够结合教育环境,看到自己的专业特性。

  我举个例子,现在的国际学校教学会有一个行走城市的课程。每个月带学生去城中村走一次。现在中国的城市发展变化很快,在行走中能看到不同的东西。于是学生们就学会了从城市之中去学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他看过、走过,就不会有标准答案。想解决什么问题的方法就变得生动了。现在城市的问题很多,老师在教育学生解决这些问题。城市发展是社会中非常重要且不可忽略的一部分。理解城市发展和理解城市本身,是未来公民必备的素质。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03

  以建筑培育未来

  “培养有好奇心的人,有同理心的人,有团队合作精神的人,这是我们需要的未来。”

  Q:您曾经提出London For Diversity,多元伦敦这样的想法。您如何看待伦敦的城市历史和发展过程?它能对我国的城市发展有什么样的借鉴和启示?

  F:中国的现状已经变得很清晰了。在过去二三十年中国的城市发展跟英国是非常相似的,对我们来说有很多借鉴性。伦敦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能看到它作为城市想把自己的痕迹保留下来的努力。它是用一种可持续的眼光,以积极的态度去融合与解决问题;从人文的可持续性到技术方面的可持续性角度,去延续性的扩展城市。城市发展可以成为很好的教科书,孩子们可以深入城市学习。

  另外伦敦城市的设计以人的体验性为核心。伦敦可以从一个点慢慢慢慢的走一圈儿。不是说伦敦的十大景点,因为如果把一个城市变成十大景点,你就可以忽略掉城市之间发生的偶然的事件。故事就没有了,你把目的地那里看完就会离开。

  深圳把公共资源投入到公共绿道、人行步道等方面,把亮点进行了衔接。这就是以更人文的角度去解决问题,保留文化,而不是简单粗暴地铲除。以这样的方式,我们的城市会变得非常有魅力。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Q:您刚刚提到香港的案例,需要跟社会的各个阶层沟通与探讨。那您觉得建筑师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应该如何自我定位,怎样更好服务社会公平发展?

  F:第一点是要重视相互之间的关系,建筑是一栋房子,业主是一个人,城市是一群建筑与一群人。所以,建筑师在做项目的时候,一定要重视连通性,把城市的感觉纳入到建筑设计当中。第二点是和业主同频,对基地有价值的、历史的东西进行保护。第三点就是对弱势群体、对文化群体与教育群体予以重视,给予一些预留空间。

  以前我经历过一些项目,比如一个银行的首层餐厅。中午饭的时候,是给员工使用的,晚上银行下班,餐厅就开放对外经营。一个银行总部的大堂,不同的时段给城市贡献了完全不同的感觉。这就是融合,如果每一个项目都能这样,城市就会很有层次很有味道。

  人的行为受制于空间,心理和情感交流受到空间的引导,跟社区、周边环境的交流受制于我们的围墙,这些都是空间问题。人的行为可以有一些预判性,设计师可以助力这些改变发生。

  回到教育来说,培养有好奇心的人,有同理心的人,有团队合作精神的人,这是我们需要的未来。我们作为建筑师理解这种需求,我们希望能够助力这个事情的发生。这点对我们未来的世界非常关键,我们有很强烈的紧迫感,培养这样的人才来匹配未来的世界。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Q:这是您作为建筑师的社会责任感吗?您的建筑梦想是什么?

  F:以前看到柯布西耶的作品,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他追求速度效率,创造跟传统建筑不同的做法。我们现在的紧迫感是培养什么样的人,人需要什么样的交流,需要怎么去融合知识。当然,创新一定会有阻力。在过去的工作生涯中,跟随优秀的设计大师们一起合作,从他们身上,我学会了不惧怕困难,永远乐观开心地工作,追求自己的东西。

  我可能没有什么建筑师的梦想,我想我的梦想就是为这个世界做出更好的解决方案,我们希望我们的作品,能够给政策和教育的改革者提供更好的空间和场所。另外也希望能够以自己的创新作品,吸引更多的同行、从业者和其他相关人士一起来把世界做的更好。这是我最大的愿景。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Q:从一个可持续的建筑开始,我们会发现可持续的建筑技术,最终还是服务于可持续、平等、包容、有活力、有多样性的社会愿景。我们去应用类似Active House主动式建筑这样的可持续建筑理念与技术,最终是想让我们生活的环境变得更美好,想让我们的教育,让培养我们下一代的方式,变得更加的具有活力和多元化。

  F:但其实也很有意思,当你有这么多想法,这么多原则和这么多事情要去解决的时候,手段就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探月学院这个项目,我们可以有很多东西要讲,它的天窗其实是非常关键的。没有天窗,没有解决问题的技术,比如自然采光和温度平衡的问题,满足规范和自然排烟的问题等,建筑也就没有了舒适的室内环境,没有了愉悦的学习环境。

  Q:所以说了这么多愿景还有复杂的期望,但是到最后可能就是通过一个小小的手段,比如一个天窗,让自然的光洒进来,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

  F:跟自然的接触很重要。在接受了许多教育之后,更要懂得去领略到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其实我们探讨城市发展,到最后还是要回归自然,我们还是生活在自然里面。我们跟自然的关系到底应该是什么,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探月学院/ AT DESIGN OFFICE

文章转自《建筑学报》

访谈员 | 沈晨思

图文 | 沈晨思/王雪睿

校对 | 马芮

视频 | 赵禹喆





 


免责声明:网讯家居转载此内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